您现在的位置: 范文先生网 >> 范文大全 >> 征文范文 >> 正文

年文化征文:过年的感觉

时间:2019/2/20栏目:申博太阳城直营网

  年文化征文:过年的感觉

  文/王高产

  越近村子,刚子的脚步越沉重,肩上装着平时换洗衣服的背包,像小山似的压得他有点透不过气来。他看看村子屋顶上白皑皑的积雪,站在那儿长出了口气。

  好想撒一泡尿。刚子刚有这个意识,就感觉下腹憋得难受。他急忙放下背包,走到路边掏出那个东西,一股热气从胯下射出,将路边积雪穿透成了一个雪洞。

  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六点钟,袅袅的炊烟如云似雾一样漂浮在村子上空。偶尔有零星的炮仗声在村里炸响,可能是村里性急孩子闹出的动静。刚子犹豫了一会儿,耸了耸肩,还是朝着村里走去。

  刚子刚进入村巷,就看见村巷里多了许多人和车。自家那三间贴着白色瓷砖的房子门前也被一辆车堵了半边。房前两棵冬青更加翠绿,树身旁堆着积雪。铁红色的大门虚掩着,一缕熟悉的味道从门缝飘进他的鼻孔。他突然感觉迈不动腿,脑子里乱哄哄一团糟。

  "你下车提前也不说一声,我好去接你?"梅子刚一开门就看见站在门外的刚子,然后兴奋地说。

  刚子笑笑,随后进了家门。院子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,院中那棵国槐依旧虬枝如伞。刚子正看着,房子里突然跑出两张笑脸来。两张笑脸站在那儿,害羞地看着他。

  刚子喉咙动了一下,伸出胳膊,激动地上前抱住两个孩子。两个孩子和他亲热了一下,目光突然转向他的背包,接着就去拉拉链。刚子立即感觉脸有些热。

  "怎么回事?三年多了,不知道家里还有三张嘴啊?"梅子看着他的表情有些惊疑。

  "我,我有些饿了,先弄些吃的吧?"刚子的脸色顿时成了酱紫色,刚才进院子时裤裆里直挺挺的东西瞬间软了下来。

  "就知道吃,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,回来也不给孩子买点东西?"梅子娇嗔着走进厨房。

  刚子尴尬地笑了笑,他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,从衣兜里摸出一张五十面额人名币递了过去。两个孩子惊讶了片刻,刚子手中的纸币便不翼而飞。紧接着大门开了,院子外回荡着欢呼雀跃的声音。

  刚子跟梅子没说了几句话,院子里就涌进了几个人。隔着窗玻璃就听见有人说话:"听孩子说,刚子回来了?"

  刚子笑着嗯了一声,急忙出去发烟。

  "三年没回来,也不想老婆?这次钱肯定挣得不少?"一个发小问。

  "就是,刚子怕要买车了,瞧瞧村里在城里混的,回家都有车了。刚子,你准备买什么车啊?"另一个发小问。

  刚子的脸有些热,欲言又止,连忙拿出纸烟又发了一遍。"我没挣到钱,真的。"刚子说了实话。

  "骗鬼去吧,我们又不借你的,放心。"说话间,那个发小看了刚子一眼。刚子觉得他的眼睛像刀子。

  一会儿,屋子里就缭绕起呛人的烟雾。梅子一进来就开了窗户,说:"几个就别走了,几年没见我家刚子,好好聊聊。我做饭着,晚饭就在我家喝酒,我家刚子买的老母鸡好肥。"

  "那是好事,快去炖吧,在外干事的人就是不一样。"

  "……"

  刚子喝了酒,脸涨红的就像刚吃的鸡冠。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,忽然喊出了一句:"妈的,三,三年了,我守着,守着那…那个工地三年,过年也看大门,就是,就是,为了多挣钱……"刚子突然眼睛湿润了。

  "刚子过年高兴,喝的有些多了,大家回去吧。有空再聚。"梅子愣了一下,急忙一只手扶着酒气熏天的刚子,一只手向几个人摆着手。几个人对视了一眼,也摇摇晃晃地出去了。

  "我没挣到钱,梅子,对不起你了,三年,我就带回一张白条。哈哈哈……"刚子浑身躁热,脸上分不清鼻涕和泪水了。

  "不说了,刚子,先睡会儿,你能回家过年比什么都好。"  梅子擦擦刚子脸上的泪水,然后扶着他进了房子……

  刚子醒来时已经是腊月二十九的早晨。他穿好衣服去自己父母的家。他的父母比前几年苍老了许多,见刚子回来两个人高兴坏了。父亲忙吩咐刚子妈做饭。刚子妈连颠带跑去了厨房。一会儿就端出热腾腾的饺子。刚子吃着饺子,眼角亮亮的。他和父母说了一会儿话,掏出三百元硬塞给两位老人手里。两位老人不要,临走时还让他带上他们在集上买的蔬菜。

  刚子回到自己家。梅子正在烧火,火光将梅子的脸映得白里透红。刚子裤裆里的东西硬了起来,他圪蹴在梅子跟前,用手摸了摸梅子的脸。梅子用手拨开刚子的手说:"讨厌。吃了饭叫上山娃去县城。"刚子哦了一声,然后不解地问:" 叫山娃干嘛?"

  "买车。"

  "买什么车?"刚子眼睛睁得像铜铃。

  "人家问起,就说是你挣钱买的,知道不?"梅子看着刚子笑。

  "别这样,打肿脸装胖子的事我可干不出来。"刚子的脸变了颜色,烫烫的。

  梅子不说话了,麻利地招呼两个孩子吃完饭后,硬扯着刚子的胳膊去了县城。

  刚子一天都是恍恍惚惚地,一直到家门口响起鞭炮声后才清醒过来。家门口停着一辆崭新的电动观光车。那是他刚子挣钱给老婆梅子买的,梅子对前来祝贺的村民这样说着。

  闹腾了一个下午,门前地上鲜红的炮仗纸屑上留下凌乱的脚印。

  天黑了下来,刚子等两个孩子都睡下后,悄悄爬进被窝。暖融融的被窝里,梅子像一条鱼似的滑动着。刚子的那个东西又膨胀起来。

  一番激情后,梅子睡着了。刚子却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。过了一会儿,他出去看了看院子里新买的电动观光车,然后重新上床看手机。看着看着,他好像看见那个高楼林立的地方一间小屋里,有一个人孤零零守着炉子看着漫天炸响的烟花。

  刚子打了一个激灵,醒了。一抹橘色的阳光从窗外探了进来将房子映成暖色。刚子连忙穿衣起来,发现梅子已经在厨房忙碌了。他想帮忙,梅子却让他干男人该干的事情。刚子想了想,立即端盆擦洗起门窗来了。窗玻璃也被擦得光洁如新。紧接着刚子在大门外贴了春联。喜庆的春联在洁白的瓷砖上格外显眼。

  除夕夜晚,在此起彼伏鞭炮声和璀璨的烟花爆响声中,刚子带着一家人端着菜碟去了父母家。两个孩子给爷爷奶奶磕头,父母也笑呵呵给孩子发了压岁钱。刚子发现父亲晚上一直笑着喝酒,母亲也不停给他们夹菜。

  大年初一刚吃过早饭,村人就敲起锣鼓欢庆新年了,震耳的锣鼓声让刚子兴奋起来,以至于将小女儿举过头顶。刚子带着孩子看了一会儿,突然想起了什么,他高兴地对两个孩子喊道:"快去叫你妈,今天带你们去外婆家拜年。"

  刚子开着新买的电动观光车,梅子坐在副驾驶位置上,两个孩子在后座上高兴地欢呼着。一家人快乐地向外婆家驶去,路上看到的都是过年喜庆的景象。

  电动观光车驶过一个个沸腾的村庄,刚进梅子娘家村口,刚子就看见梅子父母站在街道张望着他们一家,突然鼻子一酸,拉了拉梅子的手哽咽着说:"老婆,在家过年真好。"

  作者简介:王高产,乾县灵源镇人,喜欢文学,热爱创作,有多篇上刊,现为《西北大秦文学》编委。

下页更精彩:1 2 3 4 下一页

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登入 澳门金沙娱乐场 太阳城手机版 申博娱乐网
申博在线赌场 申博官网代理登入 菲律宾申博正网开户登入 菲律宾申博官网
澳门大三巴赌场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开户 咪牌百家乐
澳门银河赌场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会员登入 777老虎机游戏
太阳城手机版 申博游戏登入 太阳城集团 申博